锵锵枪 wrote:

你说,我结婚了
我问,跟谁啊,对你好么?
你说,他家很好,他爸爸是干什么的,妈妈是干什么的。
我说,那他呢,对你好么?
你说,就这样吧。反正是要嫁人。嫁谁都一样。

2018-09-12 09:35:54  0 回复

锵锵枪 wrote:

关于中国户口制度,好真实


澳大利亚广播电台邀请了一位澳洲嘉宾在一个电台节目里介绍中国。这位嘉宾曾在上海生活了多年,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还写了一本介绍中国的书,可谓是一名“中国通老外”。

当主持人谈到中国有一个叫户口的东西时,这位嘉宾的解释如下:“中国的户口相当于中国一个县(county)或一个市(prefecture)里发的护照,在这个县内,你拥有相应的权利与义务。如果你去了其他地区,你就部分地失去了这个权利。你不能享受当地的医疗保险、劳动保险,甚至不能同工同酬,一般报酬比本地人低,不能应聘当地的政府雇员,没有选举权与被选举权,他们的小孩不能与当地小孩一样去受同等的教育。当然,小孩也不能参加当地的高考去上大学,因为他们相当于是非法移民。”

2018-09-12 09:35:11  0 回复

锵锵枪 wrote:

很遗憾,贵校的百年校史是假的

转自浪潮工作室(微信号:WelleStudio163),作者张帆。

中国大学最博大精深的,可能只有校史。浙江大学、武汉大学、东南大学、南京师范大学等名校为了篡改和延长校史,不惜到处认祖宗,将别人的历史挪用为自己的历史。

2018-09-12 09:32:35  0 回复

锵锵枪 wrote:

失传的屠龙术:勇士变成了恶龙怎么办?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82421288809000
文/赵皓阳

有这样一个故事:

2018-09-11 15:24:44  0 回复

锵锵枪 wrote:



2005年
凌晨三点
昏黄的灯光照的整个世界都是一个颜色

K386从成都停靠在了天津站站台

2018-09-06 21:34:22  0 回复

锵锵枪 wrote:

狗尾巴草的夏天

2018-07-16 11:34:25  0 回复

锵锵枪 wrote:

国民党反动派是世界上最害怕言论自由的一个集团。他们害怕人民翻身,害怕人民认识大时代的真面貌,更害怕自己的丑恶暴露在人民大众面前。他们用种种卑劣无耻残暴不仁的手段,蒙蔽人民的眼睛,塞闭人民的耳朵,封锁人民的嘴巴,不让民间报纸存在…

--- 1946年9月1日《新华日报》社评

2018-07-14 09:11:33  0 回复

锵锵枪 wrote:

据资料记载,1月29日的华盛顿国宴上,好莱坞女演员莎莉麦莲对邓说,有个温哥期间被下放到农村的知识分子很感激自己从那段种番茄的生活中学到的东西,邓小平很快就失去了耐性,打断她说,“她在撒谎”

2018-07-08 10:18:45  0 回复

锵锵枪 wrote:

整理发现以前还有做过RSS

不过升级成PHP7后就没法跑了

跳转了下 又OK了 【链接】

2018-07-04 09:25:04  0 回复

锵锵枪 wrote:

读《论语》,看中国的知识阶层。

知识阶层希望得到权贵的青睐,但是权贵并没有看上出身贫寒的他们。

于是他们发明了各种“礼”、仪式,不断的向权贵推销,告诉权贵“我对你是有价值的”。

权贵一开始也是不理不睬,但是有一天他们突然发现,这些急于证明自己的人的道理对的。

锵锵枪 @ 2018-07-03 10:19:18  0 回复

后一页